分類
未分類

說罷,便是不再理會其他弟子的態度,身形陡然向前,手中的魂力不斷爆發而出,若不是自己的魂力還算充足,恐怕此時的林毅也沒有膽量如此大張旗鼓!

而對方見着林毅不顧一切地衝向自己,嘴角滿是不屑,低聲喃喃道:“不知所謂!”說罷,竟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右手衣袖一揮,只見一道可見的勁道朝着林毅瘋狂肆虐而去!

林毅並不知道這陳陽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但此時既然能夠當着全場弟子的面如此高調,甚至連坐在那高臺之上的大長老也熟視無睹,可見一斑。

眼見那猛烈的勁道朝着自己掠來,林毅心中大駭,本來向前的身軀陡然一轉,手中的玉淵劍擋在身前,但還是聽得“鏘”的一聲。

那有陳陽揮出的勁道直接撞在玉淵劍上,更爲可怖的是手中的長劍被這一撞擊,竟是彎曲了一下,旋即“嗡嗡”地直響。

再看看林毅,受到如此強烈撞擊,整個人迅速倒滑,在那決鬥臺的地面上劃出一道數丈的痕跡。

我的極品女上司 而林毅也是心中頓時一陣翻滾,本來才壓制的悸動,這一刻又全都激發出來,猛地“哇”了一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再次擡起頭,所有人皆是看着林毅嘴脣發紫,臉色更是慘白無光,這次顯然是受傷不輕。

林毅此時也沒想到自己在這陳陽的手下竟是一招都挨不過去,頓時心中鬥志泄了一大半。

那陳陽見着極爲虛弱的林毅,一臉的鄙夷,道:“怎麼?還想要來戰麼?”

林毅現在並不能看出這陳陽到底是什麼實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自己現在和他直接對戰斷然是沒有任何勝算的。心中轉念一想,道:“我想這麼一下還不可能將我打趴下吧!”

說罷,再次強行提出魂體之內那僅剩下的一絲魂力,凝結成火,心中一沉,頓時數道火焰再次出現。但所有人都看得明白,此時林毅身前的火焰相比之前,威勢已是小了很多。

見着林毅如此,那陳陽此刻心中可比林毅焦急多了,盧月現在的狀況越發的難堪,若是再不出手解決,到時候恐怕就真的難以挽回了。故此道:“垂死掙扎罷了,有意思麼?”

林毅笑笑不語,手勢急速抖動一下,只見那數道火焰飛速朝着對方射去。而陳陽此時心中也積攢了不少的怒火,頓時魂力爆開,一股極爲霸道的力量朝着林毅這邊急速撞來。

頓時,整個會場都響起了“轟隆”之聲,沒有絲毫相差,被陳陽力量撞開的火焰再次爆裂開來,炎熱的火氣席捲整個決鬥臺。而此時臺上情況根本看不清。

那陳陽也是沒有想到這一擊之下竟是產生如此效果,按照道理來說林毅這一次的攻擊根本不能和上次相比較,但爆開的火焰卻是要強上許多。

此時的陳陽根本看不清周圍的景象,只能釋放出一絲的魂力阻擋着周圍的火焰。

但就在此時,全場的弟子只聽的“啊”的一聲,旋即便是一道人影倒飛了出來,正是逐漸入魔的盧月。

“什麼?就這樣成功了?”

在場的弟子皆是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誰也沒想到林毅竟是趁着火焰蔓延之際而選擇攻擊那盧月。

而此時的火焰威勢也是減少,頓時消散於天地之間,那陳陽正好看見眼前發生的一切,登時雙眼通紅,手中騰地顯現出一根長棍。厲聲道:“林毅,今日就準備償命吧!”

說罷,沒有任何的花哨,陳陽直接騰空而起,手中長棍力量不輕,帶着陣陣呼嘯之聲,朝着林毅飛速掠來。

這陳陽的實力在此刻已是完全展現出來,看着那暴虐起來的身軀,林毅心中一驚,此時即便是想要逃跑也不可能了。

心中一沉,林毅現在的魂體之內的魂力早已是消耗殆盡,而面對那陳陽的攻擊就只有手中的玉淵劍和一件殘破不堪的戰甲罷了。

“受死吧!”

見着強弩之末的林毅,那陳陽此時的憤怒簡直可以燃燒整個會場,手中的長棍夾雜着不弱的力量,朝着林毅徑直揮來。若是劈上,即便林毅還有兩件不弱的裝備阻擋,恐怕也只能是無濟於事。

然而,就當在場的衆人盡皆倒吸涼氣之時,卻是隻見一道身影急速閃動,飛速朝着那決鬥臺上而去。

這人影並不是別人,正是那風莫門的門主。此時衆人只見的這曼妙的身影如鬼魅一般,迅速在空中閃動幾下,隨後便是成一折線朝着林毅飛身而去。

雙手一攬。原本還準備死扛下這一招的林毅頓時只覺腰身一勒,整個人都是朝着身後而去,如此也正好躲過了那陳陽致命的一擊。

此刻,脫離險境的林毅只覺後背冷汗直冒,這要是被打上了,估計連手中的玉淵劍都能被砸斷吧?而再回頭一看,發現出手之人也正好是那林綺珊,登時心中不禁是感慨萬分。

那陳陽一擊落空,在定睛見出手之人是林綺珊,雖然心中有些憤怒,但還是停下了攻伐。道:“怎麼?難道林門主也想要趟這渾水?”

見陳陽停下手,林綺珊心中好笑,道:“這林毅是我風莫門的弟子,難道你出手我就只能是坐以待斃麼?”林綺珊旋即走上前一步,正好將林毅擋在了身後。

見着林綺珊的動作,那陳陽頓時笑道:“林毅,難道你就如此躲在女人的背後麼?還算什麼男人?”

變身太子妃 被林綺珊保護起來的林毅正極力地恢復自己,現在聽着那陳陽的諷刺,卻是並不爲所動,但心中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怒火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躲着吧!”陳陽見林毅不願意出來,心中也是無奈,而此刻的盧月在林毅的一招之下,情況鬥轉極下。

林綺珊見陳陽走向臺下的盧月,也並沒有阻攔,然而,卻是再次聽得那臺下之人突然“啊”的一聲,撕心裂肺地叫了起來,聲音極爲慘厲,在這會場之內更是讓每一名弟子都感覺耳膜都要被震裂了。

“入魔了?”

此時,周圍數千道眼神皆是盯着那林綺珊,無不驚恐。 空氣凌亂,整個會場之內皆是被一種紫色的氣霧所籠罩,而這紫氣的來源正是那決鬥場中間的盧月。

此刻的盧月在衆人的眼裏就如同惡魔一般,再加上那臉上極爲恐怖的表情,在場的弟子竟是紛紛撤離,唯獨留下的卻只有風莫門的弟子,而千巖峯的弟子也只有少數。

那陳陽見盧月如此,心中一顫,速度陡然暴漲,一股柔和的魂力朝那一臉戾氣的盧月包裹而去。

然而,此時的盧月見那魂力,卻是沒有絲毫的懼怕,雙手奇怪地一扭,一股帶着腥臭之味的黑氣瞬間爆發而出,不到片刻便是將這整個會場完全籠罩。

“你大爺的,這是什麼鬼東西?”

此刻,在場的衆人皆是聞着那怪味,方鳴直接怒罵道。而陳陽此前放出的魂力也是被那怪味完全攻破。

而看着這黑氣的林綺珊更是眉頭一皺,旋即道:“這黑氣有毒,所有風莫門弟子撤退!”

然而,話音剛落,便只見數名風莫門弟子應聲倒下,林毅回頭一看,這倒下的幾人不正是自己的那幾個拜把子的兄弟麼?頓時臉上一陣黑線,這幾人也真的太弱了一點吧?

情況緊急,在場的弟子聽着林綺珊的怒喝,皆是紛紛撤退,一些千巖峯的弟子更是爭先恐後,唯恐遲到一步就嗚呼在這會場之內了。

而留在會場之內的還剩下林綺珊、陳陽、林毅幾人。就連那盧月身邊之人龍戰此時也是戰戰兢兢的,想要逃離,卻奈何礙於那陳陽的眼神,根本就不敢 撤離。

而一些實力稍微強點的烈陽幫弟子此時見着如此場面,雖然沒有逃離,但大多還是心中打顫,魂力不要錢一般瘋狂爆發出來。

至於林綺珊這樣的人,面對那黑氣卻是沒有多少慌亂,只見淡淡的魂力從身上釋放而出,形成一道光罩將己身籠罩在其中。

再看看一旁的方鳴,也沒有離開,卻是取出一件薄紗將自己籠罩在其中,看看那薄紗,顯然不是什麼凡物,最終竟是將所有的黑氣逼開一丈有餘。

林毅心中疑惑這方鳴又是哪裏來的這般寶物,但自己面臨的局面顯然更爲尷尬,自己處於這黑氣的最中間,此前又是對那盧月下手,現在這女人入魔之後實力大漲,林毅自然就成了她重點關心的對象了。

“林毅,火焰或許可以逼開這黑氣!”

不遠處的林綺珊見着林毅臉色不斷變化,旋即提醒道。聽此,林毅卻是有些皺眉,南冥天火需要不少的魂力催動,而自己現在的魂力可以說是到了枯竭的地步,即便有火焰想必作用也不大。

而此刻那盧月的眼光也是緊盯着林毅,紫紅色的血眸,讓人看着不禁有些心中發憷。

“算了,有總比沒有的好吧!”

旋即心念一動,一股頗爲微弱的火焰升騰出來。而隨着火焰一出,那包圍着的黑氣頓時“噼噼啪啪”地燃燒了起來。

“哼,你以爲僅憑一火焰就能逼開我的紫炎魔氣麼?還是太癡人說夢了一點?”

此刻,那盧月看着林毅的火焰,突然開口,聲音帶着一股陰寒之氣,傳遍整個會場。

“哼,修煉魔門的功法,你就不怕墮入萬劫不復?”

林毅雖然距離盧月極近,但心中還是沒有絲毫的懼怕,火焰不斷燃燒。

盧月此刻完全進入魔道,若是能夠理解林毅的話纔怪,只是道:“修煉噬魔七殺訣讓我的實力陡然上升,難道還有什麼比實力的增長來的痛快麼?”

那盧月陰晴變化的臉上竟是嘲諷,再次道:“看看你,不過控魂境界爾爾,再看看我,地魂境界的實力,試問普天之下誰能做到?”

林毅沒想到小小的噬魔七殺訣竟然能夠讓這盧月的實力增長如斯,心中要說不羨慕那纔是假的。

但此刻的噬魂卻是道:“小子,任何東西都是有代價的,這噬魔七殺訣就算是放在萬年之前也是禁術的存在,但修煉這魔門功法的人無一例外都墮入了萬劫不復的存在,難道你也想入魔麼?”

聽着噬魂的話,林毅心中啞然,對於實力確實是任何人都渴望,但也要有那命才行。

面對着盧月,林毅心中也知道,若是這女人朝着自己攻伐過來的,自己恐怕連跑的機會都不可能有!

正當林毅心中不斷盤算到底如何脫險之時,卻是見那陳陽走了上來,道:“月兒,魔道無常,快回來!”這陳陽的表情顯得極爲激動。

但那盧月此刻見着陳陽,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好似沒看到一般。

雖然那盧月臉上沒有什麼變化,但就剛剛對自己表現出來的憤怒看,林毅還是認爲這女人還有着一點基本的理智的,恐怕現在墮入魔道也只是怕這陳陽心中難過!

看來這兩兄妹間的感情還算不錯,林毅心中如此嘆道,只是不知道這女人是從哪裏獲得弒魔七殺訣的。要知道,這弒魔七殺訣可是魔門的功法,青嵐劍宗定會全力看管,此時出現在盧月的身上,就算是傻子也會有些疑惑!

到現在那盧月估計也是想要掩飾什麼,見着林毅上下打量的眼神,登時怒道:“林毅,今日就讓你我的恩怨一筆勾銷吧!”

說罷,手中動作更是急速變化,不到片刻,你充滿整個會場之內的黑氣竟是朝着盧月的體內涌去,速度之快,即便是激流飛瀑也有所不及!


“所有風莫門弟子聽令,離魂冥陣斬殺魔女盧月!”

此時,見着盧月出招,一直沒有怎麼說話的林綺珊厲聲喝道,霎時,剩下沒有撤退的風莫門高級弟子一聲應諾,每一人皆是在這會場之內迅速移動!

然而,那陳陽見着風莫門弟子的陣法逐漸形成,卻是一陣怒吼:“你敢!”說罷,手中一捏,只見着一道道的金光朝着數名風莫門的弟子掠去。


而這些金光卻正好與佈陣中的弟子一一對應,一擊之下,竟是讓剛剛形成的陣法被打亂。

此時,林綺珊見着被逼得分開的弟子,心中也是一陣怒火,沒有多說,手中長劍提起,雖然只是一把仕女劍,但其揮動之下的威力還是不容小覷。

“哼,盧月已是墮入魔道,你居然還在助紂爲虐?”林綺珊對於那陳陽本就沒有什麼好感,此時這傢伙的動作更是對風莫門的弟子造成了極大的危害。

但相對於那兩人的對峙,,林毅卻是將目光望向了那看臺之上的人影,被稱爲大長老的那老者,現在依然是雙目緊閉,但那全身散發出來的魂力還是讓的林毅不免心驚。

在林毅的感知之下,似乎這樣的魂力只有一個人能夠做到,那便是在鄘城大戰中的藍田君。藍田君是什麼樣的實力,林毅當然清楚,如果自己的感知沒有錯的話,林毅心中反而有些不相信起來。

但此時場地中間的盧月攻勢再起,只見原本被其匯聚到體內的黑氣,猛地爆發而出,竟是形成了一道道的黑色劍氣,朝着四周擴散開來。

再看看周圍的弟子,一個個頓時臉上佈滿驚慌,面對這樣強悍的劍氣,就算是人魂的強者恐怕也是不得不暫避鋒芒了。

“所有弟子,誅殺盧月!”

見着局勢的惡化,林綺珊更是心急如焚,連忙對着周圍的弟子命令道,而自己手中對那陳陽的招式也變得更加的凜冽。

聽着林綺珊的命令,不光是風莫門的弟子,林毅和方鳴也是身形齊齊移動,手中拿着的武器朝着對面那紫紅的人影暴掠過去。

而此刻,陳陽見着林毅等人的凍着,也是大吼道:“哼,想得倒美,龍戰,你們還在等什麼?”

隨着話音一落,一直呆若木雞的龍戰方纔是醒悟過來,手中的摺扇“譁”的一聲抖出。

轉瞬之間,風莫門的數名弟子卻是和那龍戰爲首的烈陽幫的弟子混戰在了一起,而林毅此時也是被那龍戰阻擋,想要對盧月下手顯然不可能。

而,發出數道劍氣的盧月手中也不知道是何時突然多出一柄殘劍,看着混戰不堪的會場,頓時大笑了起來,道:“看來今日是老天爺要給我這個機會。”盧月詭異的眼神看着混戰中的林毅,已是讓的後者不禁是心生寒意。

再次道:“林毅,你三番五次的壞我好事,今日就讓你埋葬於此吧!”

說罷,只見全場在空中不斷盤旋的數十道劍氣竟是朝着林毅爆射而來。

而正和龍戰戰鬥的如火如荼的林毅,雖然魂力有些難以支撐,但勉強之下也能鬥得個不分上下。

然而,此刻感覺道周圍的劍氣就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林毅心中登時涼了半截,這樣的劍氣每一道都蘊含着極大的能量,若真的被擊中,不出三劍,估計就要交代在這了。

陷入絕境的林毅頓時心中一凝,卻是無可奈何,自己體內的魂力已是消耗殆盡,就算是想要戰鬥,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那一旁的方鳴此時見着林毅的處境,竟是身形詭異地消失在原地,當再次出現在衆人面前時,竟是已經到了林毅的身前。

“方鳴?”

見着身前突然出現的人影,林毅心中大駭,更是明白即便這方鳴有些實力,但想要替自己擋下這數十道劍氣顯然是不可能的。 此刻,在場的人皆是看着方鳴的動作,四周的空氣彷彿都已經凝固。面對突然擋在自己身前的方鳴,林毅心中大嘆一聲,也只能是表示無奈。

只見那數十道劍氣轉眼即至,而此刻的方鳴手中也出現了一塊盾牌,通體的黑色,雖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既然能夠在此時拿出來,顯然也有着他自己的用意。

而此刻的林毅也並沒有絲毫的退縮,反而是身形向前,方鳴是爲了就自己纔來的,若現在就走,恐怕這也不是林毅的風格。

看着方鳴手中的黑色盾牌,林毅道:“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